冯仑当你得很牛逼时候其实人都在看你笑话

  文/李天波

  同样是为了妞,我看到华人中不同的例子。香港一位大老板,小女儿出生,花4亿多港币买了一块以女儿名字命名的钻石送她。另一位台湾科技大佬,家里一对双胞胎女儿,还有一个老婆。两个宝贝女儿要毕业的时候,他拿了近百亿台币,在台北买了一块地,建造了一个令人炫目的购物中心,老百姓俗称这个商场为贵妇百货。这个百货店极尽奢华,而且同时满足了三个女人的心愿:一个开了咖啡厅,一个开了百货商店,一个开了爱马仕店。

  华人、亚洲富豪往往喜欢用钱表达爱,结果把自己的妞变成了用金钱堆积的符号。

  冯仑很忙。见面当天,他中午从海南飞回北京,下午处理新书、接受采访,晚上10点飞往西安。采访就在他去机场的路上和待机间隙完成。他大概估算了一下,一年有近一半的日子在天上度过。他还是老样子,光头,一副黑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说话滴水不漏。他曾多次公开强调,男人50岁以后,要把全部精力奉献给自己喜欢的事。现在58岁了,脚步依然未能减缓,很多工程相关的政府关系还在等着他去周旋。

  他倒也乐在其中。3年前从万通地产实际控制人位置上退下来,他转身做了立体城市——一个以楼盘为基点、探索有限空间内打造绿色生态社区的项目,剩下的时间,开公众号,做视频,学赛艇,研究卫星。三分之一精力做被迫的事情,三分之二做喜欢的事情,他总结。被迫也好,不情愿也罢,该上场还得上场,「活着就是一出戏,我们演好每个角色,都是对其他看戏人的一个交代。」

  这场人生大戏里,他说自己既是观众,也是演员,看人来人往,慢慢淡然。身边的人,有人离婚再婚,为家产闹得不可开交;有人进了监狱,出来,再进去;也有人离开人世。自己也进入人生下半场,慢慢退出核心舞台。

  他把这58年的阅历,积攒起来,写了一本书——《岁月凶猛》。书里,他像一个清醒的局外人,把这个圈层的生活、感情、事业一点点掰开,推到读者面前。就着书的主题,我们跟他聊了聊,一个58岁的商人如何跟自己的圈子、财富以及家庭相处。

  以下是冯仑的口述。

  1

  我从做生意以来到现在,就像爬山,一路都很艰难,你看到的东西,都是很粗糙、很尖锐、很血腥的事情比较多。

  我们这个年纪的企业家,有了些钱,每个人都会(固步自封),一个阶段的成功也可能是下个阶段进步的障碍,就是说你会把获得的东西当成一个负担,肩上背的东西越来越多,最后会压垮你。这个东西难免,很多哺乳类动物,特别是人,他会这样的,生命很有限啊,他牛逼了,也是一种乐趣。所以我发现有些人他以牛逼为乐趣,一出门,「哗哗」很多车跟着,前呼后拥。

  这样呢,就把他和其他人的距离给隔开了,所以他就慢慢地在自己的世界里活了,这样判断就容易不准确。你雇了很多人都在追捧你,你真就觉得自己很伟大,然后演出了很多滑稽戏。当你得很牛逼的时候,其实别人都在看你笑话

  你比如说有一个人,他太太得了个绝症。这个绝症真的是应该放弃,但是他专门弄了个医疗组,花了很多钱,就维持这个生命。每次公司开会,都把太太推出来,讲一些很感动人的话,催人泪下,自己也泪下。可能在你们眼里是忠贞的一个人,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在社会上也是,包括政府各方面都觉得这个人特别好。但其实另外一面,他也是花钱,该干的事,他啥事都干了(笑)。所以他就把照顾老婆变成一个品牌活动了。老婆想活下来,也得配合。

  大家都在演,那你也得配合。你要用演员的心情去上班,下了班你要变成观众。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演员和观众也要不断地切换,你想一个好演员,天天演悲剧,下班还是悲剧,他生活中还是这样,他累死了,一定下班了就忘了(角色),这是自己。我的心情是属于来回更替,所以我自己在演的时候我也有时候会跳出来,变成观众的心态来看这个事情,所以不会感觉很累。

  很荒诞的。过去老子《道德经》讲为而不有,就是你做了一件事情,你别把它放在身上,你只能是赶紧扔了,你身体永远是清空的状态,你才可以接受别人给你的有。所以,你要想不固步自封,你就不要停在你已经取得的成绩上。

  对我们这些民营企业家来说,现在最大的考验是如何收场,而不是开场。把过去这些成绩怎么给画个句号,大家常常会看到某些企业被卖了、被转型了、被收购了,有些甚至惹了一屁股债,那就不好看了。我逐渐地在做一些退场的准备。你要想收场,最主要的是减少是非,不能减少是非,就收不了场。例如你偷人东西了,那怎么收场,那我没偷你东西,我说咱俩不往来就不往来(笑),但我占了你便宜,我说不往来不行啊,你老找我麻烦。把事情往简单做,卖东西,这就简单,可是中间你又拐出去,又诈骗,又去巴结领导,又行贿,这不是越弄越复杂嘛。生意,就是非利害四个字,你总是要看对和不对,叫是非,赚多少钱,赔多少钱,叫利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