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能走多远,看他的逆商就知道

  文/然雪婵

  01

  晚上给妈妈打电话,听她说起了一件触目惊心的事:

  和我们家十几年老邻居的崔叔叔在自己家中服食大量的安眠药,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留下了一个从此无依无靠的妻子和两个正在念书的孩子。

  幼时记忆中的崔叔叔正直憨厚,待人诚恳真切,这正是我爸妈最欣赏他的地方。

  因着邻里关系,我和弟弟没少收过他买的玩具,因此对这位面和心善的叔叔也是极喜欢。

  后来,他南下去了东莞,几经周折终于和同事合伙创业开了一家电子配件的加工厂,并且做得小有成绩。

  而即使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他待人仍然温和有礼,逢年过节回来看他父母时,也不忘来我们家串门。

  可在去年,他的公司合伙人突然撤资离开,还带走了一大批客户。

  他的公司随即遭遇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很多订单无法如期加工完成,于是他不得不大量举债,抵押房产,变卖基金股票。

  甚至走投无路时还去借了一部分高利贷,以期度过这次危机。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连夜赶工,生产出的产品质量未能达到合同约定的标准,因此许多客户纷纷提出退货。经营状况每况愈下。

  高额的违约金和债务,以及积压的存货成为崔叔叔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每日奔走,多方调和,由于他平日里的好人缘,帮他的也大有人在,却都收效甚微。

  今年高利贷债主和部分供应商上门催款,这对于他原本就千疮百孔的公司,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巨额的债务和这个负债累累的烂摊子终究压倒了他最后的一丝生存意志,于是,他吞服了大半瓶安眠药。

  听我妈说完,心情十分沉重。她也在电话里哽咽:

  小崔多好的人呐,怎么这一关就这么过不去呢?只要人活着,又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呢。

  崔叔叔虽未博学多才学富五车,但胜在脚踏实地、勤奋耐劳。村里出了这么个大老板,他一度是村里人的骄傲。

  他能经营那么大一个加工厂那么多年,可见他的情商和智商都是高出常人的。

  唯独身处逆境之时,他未能承受从天堂掉进地狱的痛楚,未能从逆境中迸发勇气,无法从失败中全身而退,由此产生的悲剧,不免让人扼腕叹息。

  02

  苏轼在《贾谊论》中的一句话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

  说的就是人欲成就大事,必然需要等待时机,即便是在困境中,也必然需要有所忍耐和承担。

  有人说,情商和智商是一个人成功的基石,决定了一个人的格局和他的人生高度。

  但谁都无法保证一生都是平安顺遂,如若身处绝境,你都没有勇气承担无法挺过去,从此一蹶不振,又何谈成功和高度?

  因此情商和智商只能助你如何在成就大事时游刃有余,为你的成功锦上添花;而真正决定你人生格局的,是你对待逆境的态度,是你的逆境商。

  根据美国职业培训师保罗·史托兹博士的研究,逆境商(AQ)往往代表了我们在面对逆境时的处理应变能力,是一个人对于挫折和困境的最高忍受力。

  一个人AQ愈高,愈能以弹性心态面对逆境,积极从容,接受挑战,尽全力找出解决方案,因此能不屈不挠,愈挫愈勇,而终究表现卓越。

  最近播出的《楚乔传》大火,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和口碑。

  我想,最吸引观众的不是剧情,而是不断在逆境中成长和蜕变的楚乔,和她在绝境中修炼的超高的逆境商。

  她是奴籍少女,命如草芥,被狼群追赶,被高高在上的主子们当做箭靶,被阶品比她高的奴隶欺负,多次遭逢绝境;

  与谍者战斗,与敌军对抗,被困红川城,数次命悬一线,但她未曾屈服于命运,从未放弃过与逆境的抗争。她说:

  哪怕像狗一样也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来到这个吃人的世界,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先杀死吃人的野兽。

  走过反目,走过背叛,走过绝望,走过所有性格中的弱点和善良,最终成为一把利剑,只有这样,才能最终站在那个王者的顶峰之上。

  而在与逆境的抗争中,她的目标由起初的“只想简单地活着”,逐渐转变为“释奴止戈”;

  而后她的格局进一步扩大,最终砺炼成胸怀天下威震四海的女将军、秀丽王,守护燕北百姓。

  如楚乔一般逆境商高的人,即使在困境里步履维艰,即使看不到任何希望,也能绝处逢生,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就是希望。

  03

  而我身边就有一位这样高逆境商的姑娘阿兔,我们一致认为她就是活生生一个现代版楚乔。

  阿兔于我同龄,是我前任公司同一天入职的同事,因为个性、爱好相投,得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熟络了之后,她才告知我她曾经度过的那段艰难惨淡的日子。

  高二暑假,父亲有了外遇,个性强硬的母亲誓死不接受父亲的忏悔,坚决离婚。

  而自那以后,父亲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往对她的温柔和呵护均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和她母亲争房子、车子和存款时的狰狞面孔。

  无奈之下,母亲只得起诉离婚,日夜搜集她父亲出轨的证据。官司前前后后打了将近一年多,直到她高考前夕才结束。

  母亲胜诉,她的抚养权被判给了母亲,父亲未能从母亲那里得到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