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第五文章内容

  文章:路遥《平凡的世界》

  朗读者:王学圻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变化。有人倒霉了,有人走运了;有人在创造历史,历史也在成全或者抛弃某些人。

  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的变化是缓慢的。也许人一生仅仅有那么一两个辉煌的瞬间——甚至一生都可能在平淡无奇中度过……不过,细想过来,每个人的生活同样也是一个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为他那个世界的存在而战斗。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些平凡的世界里,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

  一般说来,包工头不喜欢上过学的农村青年。念书人的吃苦精神总是令人怀疑的。但读书的愿望一下子变得如此强烈,使孙少平简直无法克制。 他思谋:能不能找个办法既能读书又不让人发现呢?只有一个途径较为可靠,那就是他晚上能单独睡在一个地方——那个刚盖起的那一层没有窗的楼房里。

  来到“新居”以后,他点亮蜡烛,就躺在墙角麦秸草上的那一堆破被褥里,马上开始读一本小说。周围一片寂静,人们都已经沉沉地入睡了。带着凉意的晚风从洞开的窗户中吹进来,摇曳着豆粒般的烛光。这时,天已经微微地亮出了白色。他吹灭蜡烛,出了这个没安门窗的房子。他站在院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建筑材料上,肿胀的眼睛张望着依然在熟睡中的城市。各种建筑物模糊的轮廓隐匿在一片广漠的寂寥之中。

  他突然感到了一片荒凉的孤独;他希望天能快些大亮,太阳快快从古塔山后面露出少女般的笑脸;大街上重新挤满了人群……他很想立刻找到田晓霞,和她说些什么。

  总之,他澎湃的心潮一时难以平静下来……


文章:J·K·罗琳《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朗读者:柯洁

  哈利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他知道他的身体不会这样一直静静地躺在森林的地面上。为了证明自己的胜利,伏地魔一定会去践踏、侮辱他的遗体。他被抛到空中,竭尽全力,保持身体的柔软,但是疼痛并没有降临,最后一次摔到地上的时候,周围回响起一阵嘲笑和讥讽的叫声。

  “你们看到了吧,哈利波特死了!”伏地魔说。哈利感到他大步地在他躺着的地方来回踱着。

  “盔甲护身!”哈利怒吼道。金甲护身咒在礼堂中间扩散开来,伏地魔四下寻找声音的来源,哈利一把揭掉了隐身衣。

  在寂静中他的声音如洪钟,“这是注定的,注定了是我来和他决斗!魂器已经被消灭了,这里只有你和我。一个人必须死在另一个人的手上,我们两个人终将有一个活着!”

  哈利抽出那山楂木的魔杖,他感到礼堂里的每双眼睛都盯着他。

  一道红光划破了他们头顶上被施了魔法的天空,就好像耀眼的阳光掠过阳台掠过窗台,掠过窗台,从离他们最近的窗户射进来,同时照亮了他们两人的脸,伏地魔的脸看起来就像燃烧了一般。

  与此同时,哈利用德拉科的魔杖指着空中,他听到两声最高分贝的、注入了全部希望的叫声同时响起:

  “阿瓦达索命!”

  “除你武器!”

  哈利作为一个出色的找球手,在伏地魔倒地的同时,用他空着的一只手抓住了那根魔杖,而伏地魔双臂张开,猩红的眼睛里的瞳孔张开翻了起来。

  伏地魔死了,以最平凡的样子死掉了。他的身体绵软地收缩在一起,双手空空,蛇一般的脸苍白空洞。伏地魔死了,被他自己的咒语弹回去杀死了。

  经过几秒钟的沉静,就像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的沉静,然后骚动从哈利身边爆发了,惊叫声、欢呼声、呼喊声从围观的人群中发出来,直冲云霄,一道崭新的阳光从窗户中,射进来。


文章:巴金《灯》

  朗读者:许镜清

  我望着这些灯,灯光带着昏黄色,似乎还在寒气的袭击中微微颤抖。有一两次我以为灯会灭了,但是一转眼昏黄色的光又在前面亮起来。

  这些深夜还燃着的灯,它们,似乎只有它们默默地在散布一点点的光和热,不仅给我,而且还给那些寒夜里不能睡眠的人,和那些这时候还在黑暗中摸索的行路人。

  大片的飞雪不时打在我的脸上,我的皮鞋不时陷在泥泞的土路中,风几次要把我摔倒在污泥里。我似乎走进了一个迷阵,永远找不到出口。但是我始终挺起身子向前迈步,因为我看见了一点豆大的灯光。

  灯光!不管是哪个人家的灯光,都可以给行人——甚至像我这样的一个异乡人—— 指路。

  我爱这样的灯光。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可是它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一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