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就是你在摔倒后有再爬起来的动力和勇气

  文/立夏

  范玮琪最火的时候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复读班的好朋友知道我喜欢她的一首歌——《最初的梦想》,就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她的磁带做为生日礼物。后来复读机也不用了,其他磁带收拾收拾全扔了,那盘磁带至今没舍得丢。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膀”

  那些年,支撑我在学业上勇往直前的,是那些最初的梦想——梦想中坚持的力量。

  从小我爸就说我脑子笨反应慢,但是我又很坚持,所以他对我的要求从来没放松过。我想,就是我的成绩让他坚信的评价和我的坚持给他的希望,一直交织着他的失望希望,他的失望和希望又一直影响着我的自信心。

  在看《沟通的艺术》的时候,看到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是全盘接受身边人对他的评价的,因为他没有分辨的能力,这些评价形成了他的自我认知。自我认知决定了他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内心一旦有了一种评价,就很容易从行为中找理由去验证,验证的结果就是更加强化自我认知。

  我的成长就是这样一个接收信息和验证结论的过程——我很乖,所以我要听大人的话;我不聪明,所以我学东西很慢;我很坚持,所以我不能放弃。可是我不甘心啊,为什么你们认为我学习不行,为什么我一定要按照你们安排的道路走才能成功?

  如果说少年时有什么梦想,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证明自己,证明我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证明我学东西也可以学得很好,证明成绩不能代表一切,证明不按照你们要求的路我也可以走得很好取得很好的成就。这些,就是我最初的梦想的根基。

  现在想想其实挺好笑的,一个人所有的追求都是为了得到肯定,必然不可避免的落入悲观和失落,因为你没办法一夜之间改变原先多年形成的固有看法。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形成“讨好型人格”,不顾一切地去追求认可,就失去了内心真正的方向。如此一来,我内心的纠结、失落、焦虑、悲观源源不断。

  “把眼泪装在心上,会开出勇敢的花,可以在疲惫的时光,闭上眼睛闻到一种芬芳,就像好好睡了一觉直到天亮,又能边走着边哼着歌,用轻快的步伐”

  那些年悲观失落的时候我都会听这首歌,充满勇气的歌词和昂扬的曲调能让我找到内心坚持的力量。一路陪伴我坚持下来的,是那个最初的梦想,但是是梦想的另一个方面——年少时的兴趣和追求。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讲到沃顿商学院的 Richard  shell 教授开了一门叫“成功”的课,里面讲到人生目标。他提出,人生目标要从四个纬度去找:1.童年时候的梦想;2.擅长的事情;3.独特的经历;4.个性。

  作者论述以后总结说,人生的意义,只能从自己的心里去找,或许就藏在了我们童年时候的梦想里。同时提出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里,顺应时代的浪潮和要求是四个纬度的根基。(原文《一生追求的,或许都藏在了少年时的梦里》,发表于公众号虎皮妈的夜航船)

  看完文章后想了想,我是个比较磨叽的孩子,性格偏内向,做事手脚慢,思考反应也慢,这决定了我的理解力肯定比不过那些反应快的孩子。这个结论是我现在总结出来的,当初学校的评价标准只有一条,我自然哗啦啦的就落后了。这就是大人们评价我脑子笨的主要原因。

  但是我性格温和敏感,情绪的触角比较敏锐,想象力也很丰富,对特别需要安静、专一和发挥想象力的事情很感兴趣,小时候想长大后做演员、作家,或者从事研究动物或修复文物的工作。

  这些梦想都是和自己最根本的兴趣和个性相融合的,可是我从来不敢拿到现实生活中告诉大人,因为知道他们会说太不现实。大人们希望我能像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样坚持着读到大学,将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这些年在他们指导的所谓的人生光明大道上走着,我的内心焦灼又痛苦,直到重新拿起书开始读,重新拿起纸笔写文章,我才重新找回了当年的梦想,生活的乌烟瘴气才渐变成风和日丽。

  绕了一个大圈,最终还是在最初的梦想中找到安慰和动力。我很庆幸,因为这些年的贼心不死,让我不至于湮没在世俗的砂砾中望着曾经的梦想黯然神伤。

  小时候的梦想现在是没办法实现的,但是那些梦想里埋藏的内心最热切的力量、最感兴趣的方向是可以拿到生活中作为指导的。在那些最感兴趣的地方发现长大后自己的能力、热情、动力,可能是摆脱内心焦虑和生活空虚最有效的方式。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实现了真的渴望,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