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父亲女儿学的内心独白

  文/魏添

  女儿开学了,作为父亲内心既高兴又有些不舍,高兴的是你三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你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你梦寐以求的大学校,而不舍的是你即将离开我,要前往异地独自求学,可能大学时光对你来说一眨眼就过去了,时光飞逝,可对我和你妈来说格外的漫长,没有你的陪伴我们一下子仿佛觉得我们生命的指针停止了转动,我们会无时无刻的牵挂着你,想念着你,担心着你,这些也许在你某天为人母才能深切的体会到。

  可能我说了这么多,你会很吃惊,在你的印象里爸爸应该一直是一个不太会表露情感的一个爸爸,记得你长这么大,爸爸从来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这里爸爸必须澄清一下,爸爸对你没有说过我爱你,但并不表示爸爸不爱你,爸爸对你的爱都一直埋藏在心里,我还有一点要说,我和你妈结婚二十多年了,我也从来没对你妈说过一句我爱你,好在你妈不挑这些,听到这你或许心里平衡许多,自从你开学走了以后,我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在四个月里我要学会说我爱你,争取在你寒假回来时,给你一个惊喜。

  还记得你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全家人都为你高兴的不成样子,特别是你的奶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眼含热泪,喜极而泣,你还跟奶奶开玩笑,奶奶别哭啊,哭就不漂亮了,你奶奶听了你的话,转瞬间又破泣而笑,那一幕倍感温馨,像是四月里洒下来的一缕阳光,让人心里暖暖的,那一刻爸爸感觉真的太幸福。

  人常说被爱情撞昏了头,幸福也一样,这话一点不假,幸福来的真的太突然了,一时间把所有的事都抛在九霄云外去了,在幸福的海洋里慢慢的徜徉着,享受着,感觉着你给我们带来的快乐与美好。

  但随着我的意识在幸福的海洋里逐渐清醒时,我又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预示你快离开我们时发出的信号,幸福是短暂的,想念和牵挂才是长期的,这也是人生中永远的主旋律。

  之后的几晚我开始失眠,辗转反侧,我想你妈也和我一样,只是没表现出来,应该全闷在了心里了,还不时的开导着我说,孩子大了,就应该把她放到外面,独自成长,这样她才能长大,才能独立,我猜你妈说的时候一定是咬着后槽牙说的,其实我挺佩服你妈的,明明是不舍,却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仔细想想这也正是母爱的伟大之处,你要记住,以后你要好好的回报你的妈妈,因为她对你付出比爸爸多。

  在这我还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临上大学前跟你发脾气,都是爸爸的不好,都是爸爸的不是。

  爸爸虽说脾气不好,回想你这三年高中生活,我还是对你第一次发脾气,我想这也是最后一次。

  说来也怪,这三年来,你也养成一些娇气,任性,有时有些无理取闹,甚至当面对我埋怨和指责,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唯独这次,我那时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了,只因为你没帮你妈找你小时候带的平安锁,我还记得这平安锁是在你百天的时候,你奶奶特意去寺院求得,意思是愿你一生平安,但随着你长大了,你就不在带着它,一是你觉得的它太丑,二是你觉得与你女孩形象有些不符,你不带爸爸妈妈也没有勉强你,因为我们知道在爸爸妈妈身边,用不着顾及这些,因为这里是你最安全的港湾。

  可你马上就要离开爸爸妈妈的身边了,一个人要飞到别处,开始独立的新生活,你叫我们怎么不替你不担心啊,这把平安锁对你来说可能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把锁头而已,可对我和你妈来说这把锁头却承载这无尽的牵挂与惦念,也可说成是我们的一种信念,你可能笑话我们太迷信了,迷信的有些自欺欺人,但你不知道是,自从你走后我们就靠这迷信活着呢,因为这迷信让我们知道此时此刻你是安全的,我们心中就好像获得巨大安慰,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这迷信给我们带来慰藉。

  还记得你在大连海边给我和你妈照相,你让我笑一下,别一脸严肃的表情,我是真的想笑,却发现无论怎么也笑不出来,那时我才第一次发现想笑而笑不出也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到吃饭的时候,我点了锅包肉和地三鲜,你埋怨道,都到海滨城市了,还吃这么地道的家乡菜,爸你真是一个倔老头,我只是微微笑了笑,那时你只知道这是家乡菜,但却忘了这是你最爱吃的菜,也忘了是爸爸做的最拿手的两道菜,平时每当我做这两道菜时,你总是欢天喜地,吃的时候更是狼吞虎咽,有时我和你妈都不忍动筷,在一旁看着你吃,爸爸之所以点这两道菜,不是因为爸爸倔,爸爸是想再看看你狼吞虎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