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对不起,我可以“孝”,但不能“顺”

  文/Mr.蜗牛

  曾几何时,在我欢呼雀跃的童年,经常会有一个两鬓斑白身型微胖的老爷爷骑着他的电动自行车去我们镇上卖蜡烛。那时候的村镇的资源还不像现这么充盈,经常会停电,尤其是暴雨前或某天用电量骤增的夜晚。据说是为了防范出事故。

  老爷爷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会来一次,一进镇口就会先打开他那叫卖的喇叭,声音瞬间划破整个村镇沉闷的夜空。我妈听叫卖就会摸着声音出门,去买一些蜡烛留作备用。

  那时候的我还小,经常屁颠屁颠踩着我妈脚后跟出门,到街上寻着喇叭声去找买蜡烛的爷爷。

  爷爷见我和我妈来了总会先热情洋溢的夸我一番:“小家伙,又陪你妈妈出来了,长大一定是个孝顺的儿子”,几乎每次见到我都是这句话,我妈在一旁看着我矜笑,不说话。

  这是我幼年时对“孝顺”这个词最早的启蒙。虽然当时并不理解这个词的含义,但知道这是个好词。等我稍稍长大些上小学时几乎所有老师和亲戚包括课本,都在潜移默化的向我传达孝顺这个传统美德。

  后来我对孝顺这个词有了重新定:“孝”是指孝敬,恭敬;而“顺”,指的是顺从,服从的意思。我姑且这么理解——孝敬并顺从。就是要尊敬父母意见并顺从他们的要求。

  可越长大越发现“孝顺”这个词却是一个无法完全践行的伪命题。

  01近来网络上有个这样的新闻,让网友看的气愤难当。

  事件围绕着一名产妇,产妇怀孕36周+4天,羊水提前破了,被老公送到医院。婆家也到医院,娘家人也后脚赶到。他们一行人赶到时产妇已经躺在手术床上了,生孩子生到一半,产妇的血压蹭蹭往下掉,医生觉得事情不妙就让产妇老公签字转到手术室进行剖腹产,可婆婆和姨就拦着儿子不让签字,一个劲得和医生争吵,说医生巧要钱能顺产就不去剖腹产。娘家妈劝女婿赶紧签字,闺女的命要紧,钱是小事。三个人僵持在那里,这时产妇的老公悄悄走到一边,准备偷偷签字了事,婆婆看到了当场甩给儿子一巴掌,嘴里还嚷嚷着:“生个孩子哪有多娇气,无非就是母鸡下个蛋。我们那时候生孩子那有现在这些年轻人这么娇纵”。还拦着手术室的门,不让换手术室。

  后来在护士的再三劝说和医生的“出了人命你们自己负责的压迫下”忠告的压迫下,终于换了手术室,进行手术。

  结果手术中因流血过的,产妇需要血浆,护士拿着血浆过来,婆家姨拉着护士:婆婆和姨就把血袋夺了不让拿到手术室,血浆多贵了,我们都是生过孩子的人,谁生孩子不流血啊?不就生个娃吗?干嘛瞎糟蹋钱?护士急的都哭了,四袋血被扔在地上就是不让拿进手术室,产妇大出血,医生控制不了局面了,孩子拿出来后,缺氧憋得满脸青紫被送到保温箱吸氧,产妇在产床上还是等不来救命的血浆。手术室外面这奇葩的公婆一家在撒泼耍赖,等产妇老公从外面买东西回来时产妇已经永远无法下来手术台上。

  看着这个自酿的悲剧真是又气有惋惜。本可以是一个完满的结局,却因为了省那一点手术费,婆家人却甘愿拿一条人命来抵押。

  在这我并不想过多评价婆婆人的这种行径有多吝啬。倒是对这个孕妇的丈夫长期活在父母的阴影里思想被父母夹持而赶到惋惜和悲哀。

  2

  不得不说,在当今的一些家庭中确实存在父母和儿女的某种“病态”相处关系。太多父母喜欢过度干预子女的生活:

  毕业后必须回家坚决不能留在外地!

  一定要找个稳定的工作,挣钱多少没那么重要。

  那个男孩家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底很厚,条件不错,你要不和他处处?

  都二十七八了为什么还不想结婚?“我都活不了多久了“你再不结婚我就抱不上孙子了!

  你的媳妇太骄纵了,下班都不主动洗衣做饭,你要好好管教她!

  ……

  记得曾经读过一本关于西方父母和东方父母教育孩子理念差异的书,书具体叫什么名字已经记不清楚,但是里面有这样一个观点让我印象刻。

  说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内收”的爱,唯独父母对孩子的爱应该是“发散”的爱,就是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要慢慢把爱的主动权交给孩子自己,要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寻找和面对生活,独自承担并对自己行为负责。爱要慢慢放手,而不是百般干预把爱都聚拢到自己身边。

  3

  张德芬也曾经给他的一位在为了满足父母的期待与个人意愿之间不断地挣扎的读者回过一封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