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人生机遇

  我有一次到高雄出差,晚上没事就跟当地的朋友坐在"爱河"旁边欣赏夜景。正在聊天的时候,远方河面上隐约传来"咚咚"的音响,那声调十分规则,有些像鼓,却又不及鼓声来得响亮,我就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声音啊?""这个你都不知道?"朋友有点好笑地说,"这是河上拖木船的马达声,等下你就会看到了,一条小船用绳子拉着长长几十根木头在河面行驶,有时浮木上还坐着人呢!他们抽烟、聊天,比我们更惬意。""真的?那一定很有意思。"于是我就兴匆匆、眼巴巴地望着河的远方,希望看到拖木船和朋友描述的景象。可是那船似乎行驶得非常慢,只听到咚咚的音响不断传来,却等了半天也未见船的影子。

  "真是走得太慢了,我们一边聊一边等吧。"我说,于是又继续闲话家常,谈了一会,我突然想到那拖木船该已驶至眼前,赶紧转过头寻找,咚咚声音依旧,却仍是一片空荡荡的河面。"怎么还没到?"我抱怨地问。

  "已经过了。"朋友()讲,"你没发现这声音的方向与刚才相反了吗?"我闻言大惊,侧耳细听,果然那咚咚如鼓的音响,积极向上,已移到了河的另一端,渐微渐远,最后只剩下一片苍茫的夜色,一流潺潺的水声和我一颗怅然若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