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间的小天使——写给满14岁的女儿

  文/映山红

  03年9月28日这一天晴空万里,祥云笼罩大地,孔子的诞生日。在湖北一个农场医院,一个重六斤长50厘米的小天使-我的女儿降生了。那天离国庆还有三天,你感应到LI爸爸已经坐上从深圳开往武汉的火车,就在当晚你开始挥舞着小拳头,让我有见红的反映,妈妈27日上午住到医院。

  外婆帮你做了一个小碎花桃红的棉绸的小包被。待医生把稚嫩的你洗擦干净包上小包被,你就左右转拔着脑袋,咧着嘴找吃的,据说小包被被你吮吸到了。初生的那几天就很不老实,给你穿了小小的薄棉袄,隔不了多久,你的小胳膊会从袖管里挣脱到前胸脯位置。存现一个空袖管逗爸爸妈妈。我们想了一个法子,把薄袄的袖子的上臂处系一个小布条,这样你就老实了不少。

  早些年深圳的白石洲有一个433的小巴士。在你4个月左右,有次从世界之窗返回白石洲的途中,你在我的腿上不停的跳啊、笑啊直到我们下车,视线所及的乘客纷纷看你,你就越是跳得带劲。白白的皮肤,笑起来眯眯的不算小的眼睛,乘客们被你的巧笑倩兮,稚目盼夕可爱样子给吸引住了,打小你就开始有强烈的表现欲望。

  每次用背带背着你上街,你就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圆,滴溜溜的转着眼睛忙不更迭的看这个奇妙的世界。有次在湾畔百货收银台处,你吸引了一位三十岁左右女人的注意,她不遗余力的惊奇的喜欢上你,妈妈的胸前背带兜着你回家,女人一路上与我搭讪跟到我们租住的家里。毫无介备之心的妈妈,听这个女人如痴如醉的诉说,她说多想有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和她所爱的男人一起。女人的眼神里写满了渴求和羡慕,一个可爱的小天使被这个女人定意为一个美好爱情的象征,初为人母的满足感,因为这个女人一路追随和诉说,凭添了一道华丽丽的无可替代的神彩。

  在小学阶段你开始明事理的时候,一直不能释怀的事情是妈妈和爸爸在05的3月结束的婚姻关系。那天是大年初八,郑州市一片湿冷的灰蒙蒙的天空中,农历新年的喜庆还未全部散去。我和你爸爸从深圳到郑州下火车后到达爷爷的屋里,当时你已经先和爷爷妈妈在郑州呆了三个月左右了。一岁多的你看到我们,笑眯眯的羞涩躲到奶奶的身后。你感觉到了这是你即熟悉又陌生的亲人。没过一个小时,你就开始又蹦又跳的叫爸爸妈妈了。这与生俱来的血脉相连的呼喊。让当妈的我心里五味杂陈,你根本不明白爸爸妈妈这次回郑州干什么?你就是欣喜见到了三个多月不见的爸爸妈妈。孩子天真无辜的脸庞,容易满足的简单幸福,就要被这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人们活生生的剥夺。少不更事的我的小天使,积极向上,还没有自已选择的权利,似乎也没有知晓的必要。爸爸妈妈的确是性格出入较大的两个人,与其为了养育孩子的责任硬捆绑在一起,不如趁早各自寻找合适的生活。婚姻路上无对错,唯有吾女关别离。

  5岁多一点时,作为无人陪伴儿童,你从郑州坐飞机到达深圳。(1岁多到5岁多这几年,你是来来回回深圳或者郑州)这是爸妈经过商量,决定让你到深圳上小学。当时爸爸妈妈有复婚的想法。我们住在前海小学的旁边的小区云栖海岸18楼。我们少有的大手笔租下这个高层二室一厅新房,为你申请一年级争取学位。在景福幼稚园学前大班的那段时间里你很开心,每一个孩子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是最无忧无虑的,天使的眼睛里满是五彩缤纷的幸福童话。

  爸爸和妈妈最终没有复婚。LI爸爸在西乡买的房子,妈妈选择没有去住。你跟着我住到了另一个小区只有一个单间的房子。妈妈每天早上去平安开早会,下午有时候去见客户或者晚餐时也在陪着客户或者还在回家的路上。我没一个准的工作时间,你就自己去上学自己回家,这中间要穿过二个十字路口。妈妈偷偷的尾随过你几次,看到你过十字路口时,机警的左顾右盼不慌不忙的娇小的背着不算轻书包的背影,安全的过到了马路的另一边。妈妈放心了。“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的告诉你:不必追。”妈妈想起龙应台《目送》这段话。

  妈妈是一朵蒲公英,总是在微风吹起的无意间离去,那不是因为我舍不得你,更不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因为风之所至,力之所至,命运之束缚。但妈妈不会忘记,也不会放弃。我会把我的爱开成花朵,结成种子,播向大地,让更多的绿荫花朵驻守着你,永远把那份爱的种子埋在你的身旁,让它为你而开,为你而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