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告诉你,你家孩子没见识

  文/李月亮

  01

  在报社的时候,我带过一个大学生记者团。

  有次去福利院采访,一个叫CC的女生让我刮目相看。

  别的同学基本都围绕“孩子们吃得好吗睡得好吗会不会想妈妈”这种低幼问题。

  只有CC问院长:这里的老师,需要有心理学专业背景吗?然后和院长讨论了半天。

  后来她告诉我,她有个朋友,是福利院长大的,一直对自己的身世不能释怀,所以她想,福利院的老师应该懂点心理学,或者,可以招募些心理医生志愿者,避免孩子出现心理问题。

  我当时就觉得这孩子有点不一样。

  而且CC待人接物的感觉也特别好,很谦逊,但不卑微,不管采访对象是谁,都不卑不亢。

  所以我挺喜欢喊她一起去采访。

  另一个我常带着出去的,是个叫小H的男生。他是我同事的亲戚,同事一再拜托我多带带。

  小H私底下挺欢的,但一到正式场合就很少说话,不管几个人采访,他总默默跟在最后,我有时怂恿他提问,他也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

  他身上,总有一种怯。跟CC截然不同。

  我起初以为是性格问题。接触多了发现,并不是,俩人的差别,在于见识。

  他们都在小城市长大,家境其实也差不多。但小H父母特别保守,生活循规蹈矩,一家人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都不多。而CC的父母观念就很先进,他们会利用一切机会带CC去各种地方,出入各种场合。

  CC从小就跟父母去过福利院,又有福利院长大的朋友,所以她大体知道那里是怎么回事,自然能跟院长对话。

  小H起初连福利院是干啥的都不了解,又如何能提出有水平的问题呢。

  还有。去酒店采访,小H的着眼点都在大厅好大沙发真豪华,而CC会关注到墙上的画是谁的作品。

  一起去吃日料,CC在门口脱了鞋摆放好就进去了,而小H会大惊小怪半天“啊?要脱鞋啊”“吃饭还脱鞋”“以后不来这破地方了,特贵,还事儿多……”

  重阳节去养老院慰问,CC会主动热情地拥抱每一个老人,完全不在意他们嘴角的米粒和衣服上的油渍。因为她初中时就经常跟妈妈到养老院做义工。

  但是小H,连老人房间的门都不愿意进,一直在嘀咕“这里面什么味儿啊……”

  老实说,如果小H不是同事的亲戚,我可能早就放弃他了。

  后来我和小H的爸妈吃过一次饭,他们问我孩子的表现。

  我说:聪明,热心,文笔也好……就是,经验太少,还需要多锻炼。其实后面这句的正确表达应该是:见的世面太少了。

  02

  今年夏天,我们一家去东京旅行,遇到一对美籍华人夫妇,也带着儿子。

  两个小男孩聊得很好,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吃饭。点完餐,我儿子笑着小声模仿服务生的发音。

  日本人说英语,你懂的,“OK”会说成“奥给”。儿子学得兴高采烈。

  但那个男孩丝毫不以为奇,微笑着说:每个国家的人发音都不一样的。接着说了起码七八个国家的人是怎么说OK的。

  他学得惟妙惟肖,特别好玩,大人们都在一边笑。我儿子也笑,说:哥哥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男孩特别平和地说:我去过的地方有点多,因为我比你大一点点嘛。

  我看着他,真心觉得有见识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开阔,有底气,大大方方,还不张扬不自夸。

  我一向自诩是挺注意让孩子见世面的妈,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之下,我家儿子就显得少见多怪和小家子气了。

  可能那对旅美夫妇心里,也藏着一句“你家孩子没见识”吧。

  而我,如果不是那么偶然地见识到“别人家孩子”,肯定也还在洋洋自得地觉得自己的儿子见多识广很厉害呢。

  估计大多数父母都是这样。

  因为自己是有局限的,所以根本意识不到孩子的局限。因为自己眼界不够,所以根本不知道孩子视野狭窄。

  于是最后,你的无知,孩子买单。

  03

  有个悖论。

  越没见识的父母,越不会觉得自家孩子没见识。偏偏也没人会告诉你,你家孩子没见识。

  那么问题就来了:自己意识不到,别人又不告诉你,问题如何改善?八成就只能等孩子自己遇到麻烦,得到教训,才能明白。

  只怕那时,为时晚矣。

  他可能为了追星而执意报考爱豆所在的城市,根本不管专业合不合适。

  可能因为没办法跟高端客户对话,而失掉大好机会。

  可能会因为不了解人情险恶而被恶意欺骗。

  可能会因为不懂得世事复杂而接受能力特别差。

  见识决定了一个人的眼界,而眼界可以决定人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