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早晨,就怎样一生

  文/梁爽

  01

  上周女同事小敏亲自演示了一遍:冬天的早上起不来床,有多耽误事。

  她吃午饭时跟我诉苦:早上闹钟响的时候,她连按了小睡5分钟,按到第3次时意识到上班要迟到了,半梦半醒惊坐起后,手忙脚乱地洗漱穿衣,BB霜都没擦匀就出门了。

  人越赶时间,就越会发现电梯老是不来,红绿灯过很久才变绿。

  她远看着要乘坐的公交车即将进站,于是以差点平了牙买加飞人博尔特纪录的速度向前冲,揣在兜里的手机被颠了出去,她折回去捡时,公交车已经开走了。

  冬天的风像后妈的手,她就站在扎脸寒风中等车等了十来分钟,期间看时间时发现她的苹果7plus屏幕碎了。

  她的倒霉还没完,打卡迟到,全勤奖泡汤,早餐没顾上吃,整个人心情沮丧地一进办公室,各种工作就迎面扑来。

  小敏自责地说,如果自己早点起床,就不会在经济和精神上都损失惨重。

  这场水逆给她的深刻教训是,贪睡几分钟,毁掉一整天。

  有句古话叫“一日之计在于晨”,有项关于“意志力”的研究结果印证了这个说法。

  在早晨,人们更容易完成那些需要个人自律才能做到的事情。

  因为起床后到八九点钟的早晨时分,经过一夜睡眠的调整,我们的意志力和精力相对充沛,情绪更加乐观,更有斗志对付伤精费神的事。

  曾国藩有云,“做人从早起起”,因为这是每个人每天所做的第一件事,这件事若办不好,对接下来的其他事情都有影响。

  对于很多人来说,怎样度过一个早上,基本就怎样度过一天。

  02

  晨型人对“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感触,更是深到骨子里。

  清晨5点起床、晚上10点前睡觉的村上春树说:一日之内,身体机能最为活跃的时间因人而异,我是清晨的几小时,在这段时间内集中精力完成重要的工作。

  随后的时间或是用于运动,或是处理杂务,打理那些不需高度集中精力的工作。日暮时分便悠哉悠哉,不再继续工作,读书或听音乐,放松精神,尽早就寝。

  6点起床、10点睡觉的孙俪,在接拍《那时花开月正圆》时就跟导演提出不能熬夜。

  年轻时还能熬,现在根本熬不住。《芈月传》有场夜戏拍到晚上11点,平时9、10点就睡觉的她,连台词都记不住了。

  我的作息是朝5晚11,随着对自己了解的加深,我越来越发现我的精力从早到晚依次递减。

  早晨脑子最活络、效率最喜人,下午的工作效率明显不及上午,到了晚上脑子开始发糊,不是转得慢,就是记不住,处理工作或写作都相对吃力。

  我统计过,早晨和上午的输入输出几乎占全天的7成。

  所以,对我来说,早晨至关重要。

  03

  针对自己的作息情况和精力分布,我试图摸索出美好早晨的公式:

  1. 冬天早上说起就起

  前几天,我早上5点半起来看书,随手发了条看书的微博,结果话题跑偏成冬天如何早起。

  我早上都是自然醒的,夏天5点左右,冬天5点半左右,感觉冬天确实需要多一点的睡眠。

  冬天昼短夜长,体内调控昼夜规律的褪黑素,会根据眼睛所接受的光照分泌激素,所以睡眠延长也正常。

  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不必要求5点必起。虽然咱都用北京时间,但是很多地方有时差,大连的有轨电车4点半就跑着了,西部有些城市7点天还黑乎乎的。

  但我特别建议熬夜的人,把要做的事置换成早上做,在保证休息好的情况下,试着循序渐进地早睡早起。

  对于醒来但起不来的朋友,我的建议是用按摩或轻拍脸部来增加血液循环,让自己慢慢清醒。

  我的无痛早起还因为北方有供暖,不存在被窝内外温差大的问题。但我以前都在南方,对那种寒冷天气早起的感受完全理解,确实需要不小的自制力。

  我爱早起,因为像白捡了时间一样,能做我要做的事和想做的事。

  如果让我选出一天中最爱的时段,我选早上5点到6点半期间,起床后投入到读书或写作中去。

  这是我一天中最安静、最高效、最惬意的独处时间,我享受那种脑力激荡、灵感活跃的感觉。

  2. 早晨做些静态运动

  平时我也就是做几下伸展运动,只有身体沉重时才会抽20分钟练个瑜伽。

  最近我读枡野俊明的书,他的书充满日式禅味,他常年4点半起床清扫寺庙。

  他在书里推荐坐禅,每天早上进行5分钟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