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亲历记:孩子,我希望离开这里

  文/杨斌

  六岁入学,以9月1日为界,偏偏儿子是9月22日出生的,因此,他比别的同学迟了差不多整整一年才读书。老早,就有亲戚朋友劝,找关系改一下出生日期,或者找找熟人打通学校的关系,就可以及时读书了,那可是一年啊,不能耽误了孩子,一步迟步步迟……

  我说,顺其自然吧。

  迄今为止,儿子只参加过二个培训班,一个是5岁的时候,看他喜欢涂鸦——这是小朋友们最普遍最广泛的爱好,于是,送他到小区里的一个“国画培训班”玩了大半年,直到培训班搬了地方,上课不再方便,才作罢。

  还有一个班,是儿子读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和同事吃饭,阿姨夸他手指修长,不弹钢琴可惜了,回家后,他便提出来想学钢琴,于是又到楼下的琴行,练了差不多两年琴。期间我们只管交费,其它什么考级之类的,从来不对儿子做要求,最后连老师都说,你们这做家长的,真潇洒。

  成果呢,也就是现在还保留着的几十张涂鸦之作,还有就是几本初级钢琴教材。

  能够赚个好玩,开心,也就够了。

  不知怎么,我总觉得,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没玩过泥土,没捉过蟋蟀,没偷过黄瓜,没在小溪里滚过;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小小年纪,就那么大那么重的一个书包,每天的课程满满的,就连校讯通里每天老师布置给家长的作业,都让你看着头晕。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检查完他的作业,我也差不多要精疲力竭。那孩子呢?应付完学校的这一堆东西,我不忍心再给他任何额外的压力。

  我只希望他开心。

  儿子很善良,善良到我有些担心,当他有一天真正要独自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他的善良会不会成为最大的缺陷和弱点。小时候,他是小区最受欢迎的小朋友,妈妈们都放心让自己的孩子和他玩,因为他从不欺负人,还特别慷慨大方,乐于分享。

  每年寒暑假,家里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小客人,他们多是些苦命的孩子,来自有缺陷的家庭——不是因为贫穷,就是因为父母被告或者被害。儿子是最好客的小主人,不但和每一个孩子成为好朋友,第二年还会念念不忘:妈妈今年我要请谁谁谁过来玩……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太好动,典型的多动症,屁股在板凳上坐不了几分钟(当初我们同意他练琴,也是期望他能练一练坐功)。打小他就对自然科学感兴趣,那些考古、科学甚至医学类的枯燥纪录片,小小年纪就看得津津有味。

  带他出去玩,朋友们总会惊呼他“知识渊博”,因为他总能说出那些植物、动物的名字。至于天体、宇宙的知识,专业生僻的术语,甚至枯燥的数字,需要的时候,他常常出人意料地随口而出,我们也不知道他从哪儿看到的,又记住了。

  可惜这么聪明,这么好记性的一个孩子,入了校门,就大倒折扣,仿佛给废掉了一大半武功:学习丢三落四,作业别字连篇,JiJiXiangShang.Com,背篇文章,总要漏掉几个字……

  我不知道是儿子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还是老师的问题,还是教育的问题。

  儿子学习成绩属于中等偏上。他喜欢学数学,英语也还不错,唯一差点的,就是语文。小朋友都怕写作文,这不奇怪,但奇怪的是,说他作文差吧,他写的想象类作文(比如童话、科幻故事),实在是连我都佩服,但如果你让他写类似于“我的老师”“愉快的一天”“秋游”之类的记叙文,那简直是狗屁不通不堪入目。

  我小时候开窍晚,到高中时成绩才冲上去,小学的成绩,可是比儿子差远了。有时候我想,没准儿子也是开窍晚?

  还是顺其自然吧。只要他开心,快乐,健康,人格健全,就好。能够过普通人、正常人的生活,就是幸福。要那么多成功干嘛?

  我彻底承认自己的“顺其自然”教育法失败,或者说,在中国行不通,是在今年。

  儿子今年小升初。总分300分,考了287分,平均每门功课近96分。我惊呼:“儿子,你考得太好了!比你老妈当年强多了!”不过,强心针打过,还是得面对现实:人家第一名是平均分99.6分!儿子没有进入一派(越秀区的小升初实行电脑派位,成绩优异的进入一派,全是好学校,其余的进入二派,学校有好有坏)。这意味着,儿子属于二派,如果运气好,可以派到育才、执信等五个重点中学,运气不好,就只能进东环、五羊这两个中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