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凡卡450字(一)

  因为他写的地址太大了:乡下,所以他的爷爷没有收到这一个信。凡卡吃了面包,干了活,心里满是爷爷来接他的情景。

  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爷爷还是没有回来。他心里充满了困惑。于是跟店里的伙计说了。他听了哈哈大笑,然后告诉他不应该这么写,应该写明确的地址才可以。凡卡又难过又无奈:信寄出了不可能再要回来。而且他的信是花了钱买的,那一个钱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思想斗争。要知道,如果那钱买吃的,至少他一天的食物那么多,并且他需要的宝贵的墨水再要拿出去用,不知道用多少时间才有一个短暂的机会呢?他只好默默的继续干活,争取获得一个信封所要的钱。只有这样,才可以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可以找到回家的路。或者等他的爷爷来亲自找他了。

  哎,可怜的凡卡。连回家的希望也没了。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信封,也可以救他的命啊!这不,老板又要他去把报纸递过去,又让他把碗洗了,才允许吃有少的可怜的早饭:一点点的面包。然后伙计们又去让他去帮忙把他们的也干了。因为他是一个孤儿,没人爱。就算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去在意。他只好自己去好好的工作了。

  终于,有一天来了,他的工作完成的又快又好,老板就给他了一个戈比。他连忙把他换成了一个梦寐以求的信封。并打听好了爷爷的住处。于是,他想了无数天的爷爷,终于来接他了!

  续写凡卡450字(二)

  一波原稿:

  过了一个钟头,他怀着甜蜜的希望睡熟了。他在梦里看见了一铺暖炕,炕上坐着他的爷爷,搭拉着两条腿,正在念他的信……泥鳅在炕边走来走去,摇着尾巴,老母狗卡希旦卡跳上炕,将头凑过去与主人一起看着凡卡来的信,凡卡惨痛的遭遇,与那种狗都不如的生活都一字不差地记录在他的信中,慈爱的爷爷每读一个字都心如刀绞,泪水不知不觉地涌出他的眼眶,这两条忠实的狗也在炕边绝望地叫着,爷爷连连叹着气,这不仅是因为爷爷非常心疼凡卡,更因为是对这种事情的发生表示无奈,因为他并没有能力去救凡卡。爷爷吸了口烟,又叹了口气,他心中的两种信念正在猛烈的搏斗着,终于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让凡卡继续当学徒,凡卡这时大声喊道:"不我不要当学徒不要当学徒。"这时一泼冷水浇在了他的脸上,凡卡向四周看了看,又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梦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原来是老板和老板娘回来了。

  老板娘恶狠狠的说,你不是不想当学徒吗?那就当保姆好啦,去把我的孩子哄好了,让后把衣服洗了,洗不完不许睡觉,不许吃饭,啪!就是一个耳光,他无奈的来到摇篮边,开始摇那个摇篮,又想起他和爷爷的快乐时光了,他想起爷爷那慈爱的笑荣,他想起爷爷那温馨的怀抱,可现在的他却一无所有,便留下了辛酸的泪,怀着希望又睡去了。可这一睡却再也没有醒来。

  回到爷爷,过那种快乐的生活,这终究是一个梦,一个不能完成的梦,但这却是这个小男孩对生活的美好寄托。

  续写凡卡450字(三)

  "醒醒,快醒醒!你这小兔崽子,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偷懒!快起来!"正沉浸在美梦中的凡卡被老板粗暴的声音吵醒了。()此时他才发现,原来刚刚那一切只是一个梦。"什么时候爷爷才会来接我呢?信一定要快些寄到爷爷手里呀!"凡卡美滋滋地想着。可怜的凡卡!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信根本寄不出去,更别说爷爷能看到了。

  "小崽子,还在愣什么?还不快去擦窗户!"皮带重重地落在了凡卡身上,但凡卡不敢喊痛。因为,如果他喊了痛,只会招来更多的打骂。"哼!反正你也威风不了几天了,等我爷爷来了,我就可以离开这里,Www.JiJiXiangShang.Com,再也不用被你们欺负了!"凡卡想着,心中的喜悦一下子冲淡了身上被皮带抽打的疼痛。他拎着水桶,拿了抹布,一瘸一拐地向走廊走去。

  从那以后,凡卡只要一空下来,便在窗户旁眺望着大门的方向。甚至在替老板的孩子摇摇篮时,也时不时地看向大门。正因如此,也没少让凡卡挨打。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可是凡卡仍然没有盼来爷爷,没有盼来那个穿着宽大的皮袄,腰间别着梆子的瘦小身影。"爷爷一定回来接我回家的!"凡卡虽然没有等到爷爷的出现,但他心里对爷爷的希望也一直没有磨灭。

  续写凡卡450字(四)

  "好啊,好啊,凡卡你个小兔崽子死哪儿去了!"老板他们做礼拜回来,一进门,便听见他们孩子的哭声,再一看凡卡,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怒气就上来了。老板揪起凡卡的头发,就往院子里拉。正沉睡在美梦中的凡卡只觉的头顶一阵刺痛,猛地睁开眼睛,看到老板,老板娘,伙计们都在恶狠狠地瞪着他,便发觉自己睡过了头,赶紧跪在老板面前,苦苦地哀求着:"老板,求求你啦,千万不要打我,我下次在也不敢了,求求你了"老板并不听他的哀求,把他踢到一边,拿起皮带,揪着凡卡的头发。一边用皮带狠狠地抽凡卡瘦小的身躯,一边骂道:"我叫你偷懒,我叫你偷懒!"被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凡卡哭着说:"我再也不敢了······"慢慢的,凡卡的手垂了下来,昏死在地上,老板看到昏死在地上的凡卡还不解气,又狠狠地在凡卡身上抽了两下,才停住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