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没有爱上

  印象中,你最后一次提起他,是去年的六月十三号。

  我之所以能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前一天正好是一个朋友的生日,他请咱们去他家庆生。庆生嘛,无非是吃饭喝酒玩游戏,咱们也不例外。我记得当时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轮到你时,大家逼你选择了大冒险,因为你的真心话啊,实在是没有什么爆点,谁不知道你心里除了他就再没别的事了。

  自然,为你量身定做的大冒险也和他有关:给他一个打电话。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冒险,但放你身上就是了,毕竟你已经忍着两个月没有联系他了。当然,这两个月里他也没联系你,就像你说的那句“早就料到了”。其实我们能看得出来,虽然你嘴上说“我好不容易忍了这么久,能不能换个题目啊”,却还是掩盖不住心里的窃喜,不然你为什么紧紧握着手机,生怕别人抢去了似的。

  你太需要一个理由了,以至于上天都感知到了你的心意,特意为你安排了一场命中注定。就在你一边努力假装着不情愿,一边做好准备拨号时,你的手机响了。你盯着来电显示,瞬间捂住了嘴,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们。那时我们便明白了,是他打来的。你在我们的起哄声中一跃而起,跌跌撞撞地跑进卫生间,去享受上天为你的日思夜想准备的这份大礼。

  那天你在厕所里躲了很久,久到接近凌晨十二点,我们在蛋糕上插蜡烛还没出来。我们也不知此刻厕所里是什么氛围,不确定该不该叫你,谁知你发现客厅里闪烁的烛光,自己跑出来了。你面色红润,双眼放光,三两步飞到我们跟前,吆喝大家一起唱生日歌,说别误了许愿。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截止到那一天,你已经整整喜欢他七百二十四天了。我又一次记住了这个数字,不是我记性好,而是你自己喊出来的嘛。那晚给朋友过完生日,我送你回家的时候,刚走上你家附近的一座天桥,你突然扒着桥沿,撕心裂肺地向桥下的车水马龙喊出724这个数字,喊完之后便蹲下来嚎啕大哭。

  说实话,我当时并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情,毕竟女孩子最开心和最难过的表现是一样的。那句七百二十四,我第一反应是你算出了此刻的车流量,以为你因为那通电话大喜过望以至于天门开了窍,谁知你却在稍稍平静后,说,他跟别人在一起了,打电话是特意告诉你一声。他说,“我当然要告诉你啦,因为我心里有你啊”。

  “谁要他心里有我啊,我要他心里有我吗。”

  你哭着问我,问完哭得更凶了,把那位在天桥上卖袜子的大婶都吓得提早收摊了。我盯着大婶的背影,不知该不该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但我怎么会没有答案,你是要的,你当然要他心里有你了。

  过去这两年多里,你曾无数次向我提起他,完后总会小心翼翼地问,你说他心里有没有我。我若是回答有,你就会哈哈大笑,小傻逼似的手舞足蹈,我若是故意不回答,你就会目露凶光,大姐头似的劝我要想清楚。嗨,其实我也挺纳闷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和别人在一起。从你跟我讲的所有有关他的事情来看,他心里肯定是有你的啊。

  你刚认识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因为他的笑容。只不过你那时没意识到这是喜欢,只觉得愉悦,毕竟笑起来好看的人长得都不会太差。后来当你终于承认喜欢的时候,曾费尽心思要对我描述他的笑容,你想了老半天,终于红着脸说,“就像天使一样”。我都要吐了好吗,忍了老半天才挤出一个菩提老祖被三昧真火烧着手的表情,点着头说,哇哦。你没有理会我的嘲笑,继续恬不知耻地说,他每次见到你都会笑,笑容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除好看之外,似乎是在用笑容对你说,见到你我很高兴。

  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人,怎么会见到你很高兴。

  你刚跟他熟悉的时候,就爱上他了。因为他的善解人意。那次你们决定去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在路线上发生了分歧。他建议走大路,你却说横穿社区比较近。那个社区很大,左拐右拐要十多分钟,好不容易走到了你才发现,社区那头的门被锁上了。返回路上,你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十几遍,像是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你知道他不会埋怨,但你更怕他安慰,一安慰就说明,他已经发现你的蠢了。结果,他走着走着突然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就开讲了:从前,有只小兔子……你当时都快哭了,不是因为笑话不好笑,而是因为感激,感激他什么都没有说。

  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人,怎么会有心善解你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