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散文(一)

  文/榴梿

  又是清明时分,

  天空的雨飘落在我的脸上,

  那是不是苍天落下的泪珠,

  敲打着我追忆母亲的心房?

  妈妈,

  流逝的时光,

  冲不淡孩儿怀念您的惆怅,

  恍惚之中,

  好像您就在我的身旁,

  借着灯光,

  为即将远行的游子,

  默默地准备着行囊。

  仿佛又一次看到您开心的笑容,

  当我把博士帽戴上,

  仿佛又一次听到您的笑声朗朗,

  当您把起刚出世的孙儿捧在手上。

  您那勤奋操劳的身影,

  总在我的眼前晃动,

  您那坚强的性格,

  永远在我的血液之中流淌。

  仿佛又看到您那坚定而安详的目光,

  当医生诉说着病情的真相,

  仿佛又回到您与病魔搏斗的病房,

  听医生护士说起“山东老奶奶”的豁达与倔强。

  再一次来到您安息的地方,

  这里绿树葱葱,

  这里鸟语花香,

  我抬起头,

  雨已停,

  天空挂着一道彩虹,

  我知道,

  那是妈妈在祝福我们幸福安康!


  清明散文(二)

  湘西的四月,正是莺飞草长的时节。清明节这一天,不知什么时候,迷蒙的苍穹里,已经飘起了如烟如雾的丝雨,那漫空飞舞的晶莹,似在轻呼着初夏的暖意。于是远天滚过一阵轻雷,象是一串串跳跃的音符;林间的布谷鸟也开始了歌唱,把绿色的嘱托挂上树梢;旷野的草叶上,渐渐地生出了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悄悄地润湿了初夏的歌喉。

  清明的雨裹着初夏,踩着芬芳的山风,温柔地向我们走来。那淅淅沥沥的丝雨,象是九天玄女拖地的长裙,眷恋着碧绿的大地,又象是巧夺天工的画笔,勾勒出旷野神奇的意境。雨中的旷野,仿佛是一幅刚刚完成的水粉画,散发出浓郁的诗情画意。农舍里那些毛绒绒的小鸭子,似乎也经不住这清明雨的诱惑,一小跑而来,蹦入那泛着涟漪的水田里,开始寻觅起初夏的故事。

  出来踏青的人们,不知该有多少。赤脚走在旷野的小路上,色彩斑斓的雨伞一支支地撑起,象是夏日的荷叶撑起一颗颗圆润的露珠那般的安逸。空蒙的远方景色依稀,被盈耳的雨声呼唤成了朦胧的画屏。人在画中行走,雨在伞边滑动,一颗颗雨珠滴落在草地上,而后又化作袅娜的雨雾,悠闲地飘向远方。

  清明,确是一个缀满梦想和希望的日子啊!这潇潇的雨,这甜甜的风,漫山遍野地下着吹着,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多少蓬勃的生机啊!人说夏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清明的雨,就已经报告了夏天的消息。我们盼望着夏天盼望着成长,是相信只要有阳光雨露的滋润,稚嫩就会走向成熟,弱小就会走向强大,缺陷就会走向完美。倘若先祖和亲人九泉有知,这漫山遍野的绿啊,就应该是他们欣慰的微笑。

  待到来年清明日,这鲜花,这树林,这旷野,这世界,该不会重又沐浴今天的雨吧?

  期待着,我深深地期待着。


  清明散文(三)

  文\杨车车

  村头大叔从不睁眼。那天他掐着指节,口吐真言:命犯桃花。从此,我不敢静静注视一朵桃花,它的纯净多情照得出我潜藏的暗。

  杏太涩,李太酸。小时候惹我与弟妹垂涎的,最是桃果。

  老屋前种有一株桃树,一株杏树。东风吹得杏花艳,等得满树一串一串的白,引我们欢喜,却是桃花要开。

  难懂桃花的心事,做不成赏花爱花人。只喜桃花红艳得亮眼,一如隔壁阿姐摸我头时的笑脸。三月的阿姐,头上插一枝桃花,赤脚做农活,裤脚高高,上衣束腰。我们心里暗暗欣喜,仿佛闻到夏日里桃香的味道。

  怀春的桃树娇贵。刀刻一道痕,就成一道难愈的伤。常年吐粘稠的汁液,细细滋养。如女人倾诉艰难抬手抹去的泪。这种晶莹而多弹性的体液,给我们很多喜悦,成为儿时的爱物。它如露珠晶亮而凝形,如滑脂柔软而粘物。采集它粘蜂蚁、甲虫,一粒粒润圆似琥珀般稀罕。

  一树桃花一树梦。我们总挂牵它早日挂果。暮春桃瓣落,Www.JiJiXiangShang.Com,就急着踩落花去数孕成的幼桃,竟无半点伤悲!四月,隔壁阿姐远嫁山里,我们不记得她那天落泪的眼,只是高兴地比数着抢来的喜糖。夜晚,仍旧做甜甜的梦。

  结果的桃树特别惹蚊虫。蚂蚁排着队伍上树下树忙碌,红头苍蝇喜在细长的桃叶上产卵拉屎。蚊虫厮混叶上,晒着暖暖的阳光。我们摘不得桃叶吹尖利的叶哨,看得直跺脚。对昆虫的爱憎即由此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