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作文500字(一):《月下中秋》

  盼望着,盼望着,中秋节来了,国庆节也来了。

  在中秋节的第二天就是国庆,似乎寓意着让人们多团圆几日。在中秋节这天,我们一家三口去了郑州。

  在郑州市陇海路和桐柏路交叉口,我们找到了目的地——众享教育培训基地,因为我曾在网络上听过众享教育七年级的课程,所以获得了一次珍贵的免费特训机会。我选的课程是数学,特训老师姓王,长得很漂亮,她步履轻盈,像阳春三月的杨柳一样婀娜多姿。

  王老师首先对我们和颜悦色的说:“在中招考试时,数学成绩好的考生错在计算上的题达到70%以上,因此可见计算的重要性。我们今天特训的内容,就是计算。”王老师讲课很独特,为了防止我们不专心听讲,她的语速飞快,但又恰到好处,只有认真听才能跟上她的思路。她用了仅仅十分钟的时间总结了我们在学校学过的内容。接着从我们易出错,易困惑的地方下手,进行拓展提升。整整一中午,我们都是在思想高度集中下度过的。3个小时飞逝而过,转眼到了下课时间,老师给每人发一张随堂测试卷,上面虽然只有三道题,我却不敢大意。在我深思熟虑反复检查后,终于得了满分。

  “劳逸结合”这个词说得好,经过一上午的脑力劳动,爸妈带我来到了科技馆,我从一楼开始,不放过每一个实验,忙的不亦乐乎。我不仅感受了模拟开车的乐趣,同时也了解了做宇航员的艰辛,在玩乐之中发现了许多科学原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皓月当空,今夜格外明亮,回到家,我和爸妈开始品尝香喷喷的月饼,“团圆”二字便隐在其中了。


  中秋节作文500字(二):《中秋之夜》

  今日是中秋,远离家乡的我一人独坐在窗前,任清风佛面,任思念倾泻。在这无暇的月光下,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儿时,那段美好的时光。

  有一年,我八岁,弟弟子由六岁。时令中秋之夜,月挂天边。

  “哥哥,你快看啊!咱家的大瓷盘扔到天上去啦!”弟弟惊喜地叫到。“哪里,我看分明是天上调皮的仙女把王母心爱的玉镜藏在云下,要不它怎么会时隐时现?”“不对,是咱家的大瓷盘!”“算了,就算是大瓷盘吧!”——我从小就惯着我的弟弟——然后我们则嬉戏起来。()

  我和弟弟自小就喜欢看月亮,看月儿的飘渺雾影,看月儿的皓洁明净。也就是这月儿啊,它看着我们远离家乡,天各一方。难道这月儿以后终究只能成为我与弟弟共同记忆中的那片明镜?

  恍惚间,一道星光从我眼前划过,原来又是一颗流星陨落了。众星为之一暗,令我惊讶的是,就连那桀骜不驯的月儿也似乎动容了。呵,我真的是意会错了。天上也有情、也有义,只是我没发现罢了。这月儿之圆该是指引迷途的星星,而月儿之缺则是为离去的星星伤感吧。她是多么多愁善感啊!

  我豁然开朗,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天上的阴晴圆缺,都不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但是,我们只要平安幸福,在不在一起又有什么重要的呢?默默在心底祝福,一切不都是完美的吗?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公婵娟!

  我忽然觉得,那空中的月儿,正把我的思念通过月光传向远方,那是弟弟所在的方向。


  中秋节作文500字(三):《赏月》

  吃过晚饭,我们一家三口决定去河边赏月。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想起小说中常常描写古人中秋赏月的情景,花园里小桥流水,美酒佳肴,吟诗作对,诗情画意,一定是惬意无边!可惜,纵有良辰美景,我们却没有那锦心绣口,于是我提议,我们可以比赛说一些和“月”有关的诗句,权当附庸风雅。妈妈立刻举手赞成,并且张嘴就来:“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我微微一笑:“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妈妈愣了一下,大概觉得这句太容易了吧。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她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妈妈有点疑惑地盯着我,我解释说,这是李白的诗《月下独酌》,我可编不来。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我开始有点挠头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那么多关于月亮的诗句,都跑哪儿了?思索的空闲,妈妈一脸的坏笑:“快点,开始倒计时了啊?”

  “寒塘渡鹤影,JiJiXiangShang.Com,冷月葬花魂。”终于想出了一句,还是《红楼梦》里的句子,不算很正宗啊,有点小汗。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倒是合了今晚的景色了。

  我开始黔驴技穷了,早知道应该先做做功课了,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站在一旁的爸爸。:“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我怎么没想到!

  妈妈不甘示弱:“词也可以啊?看我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妈妈也开始卡壳了,沉思,终于想起来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终于,我家的才子才女们都绞尽了脑汁也憋不出诗句了,看来古人的浪漫也不容易啊。

  河边的风很凉了,女儿直往我那厚厚的披肩下钻,于是我们起身,准备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