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师节征文(一):

  《影响我的人——邱老师》

  邱老师,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的班主任,教我们语文。她英年早逝,已经故去二十多年了,而至今经她仍会出现在我的梦里——还是在给我们上课或考试,她一直在我心中占着很重的位置。

  在我们的印象中,邱老师既严厉又亲切,同学们对她既服帖又敬爱。现在想来,邱老师是一位品格上纯正、业务上钻研、在师生中有威信的老师。在那个崇尚毛泽东思想的年代,自然的邱老师也是以好处先人后己,困难留给自己的原则和行为来教导影响她的学生。

  比如学校组织看电影,有的班主任就会让自己班的学生抢先进影剧院去以占据好位子,遇到此类事情邱老师总是让我们班最后进,她说,不要先替自己打算。同学们在她的影响下,对一些为私利争先恐后的现象会嗤之以鼻。每当学校组织除草之类的义务劳动,她总归带领我们去清理最难弄的卫生死角并且干到最后。

  邱老师管理学生也是很有原则的,比如一方面让我从一个不管世事的懵懂小女孩变成了煞有其事的学生干部,而一方面我如果有错误她就严厉地批评,从不姑息更不委婉,同学们对邱老师都是非常的恭敬。

  在做我们班主任的时候,她入党了。思想上要求进步,她的教学,也自有一套。

  那时候的老师,普通话讲得都不好,不例外她也是说的带浓重苏南口音的普通话,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的卓有成效的教学——我们班的所有同学都就喜欢上她的语文课,不喜欢上数学课。

  记得刚接我们班的时候,为了让学生学会抑扬顿挫地朗读课文,她把课文抄在黑板上,然后在应该连读或停顿的地方做记号,再教我们读,一遍又一遍,一课又一课,后来,我们自己能分别顿号、逗号、句号、感叹号的语速及所用语调了,也深深记住了标点符号的意义。

  三年级开始写作文了,邱老师就读一些《少年文艺》等等刊物上的文章给我们听,让我们学习思考,回家写作文。评讲作文时,记得一位同学把听到的文章里的一些句子写到了作文里受到了邱老师的表扬,这让起先不以为然认为是照搬的我知道了模仿也是学习。以后同学们都会将他们看到听到的认为不错的句子写进作文里,我们班成为年级里语文作文最好的班级,这是后话。

  慢慢地,邱老师要求我们在课堂上完成作文,写好了给她看一下。那时记得我写完了给她看,她看了说,去改;改了让她看,还说不行,有时退回来改三四次,多数不说意见只让改,少数时候也会指点一下。她强调文章应反复修改,要动脑子怎么让文章顺畅,怎么紧扣中心表达思想,记得她给我们讲了“推敲”一词的由来,我不喜欢诗,但“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的妙处让我记忆深刻至今。

  听邱老师点评作文是同学们很喜欢的事,作文批好了发下来之前,邱老师会对同学们的作文作评讲,谁的写法好,谁的哪一句子好,希望同学们学习,大家为能受到邱老师点评而感到骄傲。等作文本发下来,大家第一个关心的就是自己有几处红双圈(这种感觉挺享受,我想其他同学也这样),还要相互看谁有圈,谁圈多。

  ...... ......

  那时候没什么绩效竞争,也没什么职称,好像邱老师那时是“五好战士”。

  在我工作以后的一次去看她的时候,知道她已经是特级教师。

  又过了几年,她走了,因为肺癌,终年四十五岁。

  总觉得她是我最亲的长辈,每当想起她,仍然心痛,非常的惋惜。


  关于教师节征文(二):

  《老师的坐标,我的人生》

  窗外,蝉在鸣叫;窗内,人在思绪。流光易逝,岁月如梭。不会遗忘是谁教会了我思想;不会遗忘是谁在迷茫里指引方向;不会遗忘是谁让世界有爱和书声琅琅;不会遗忘是谁用辛勤构建知识的殿堂。没有绚丽的舞台,没有震耳的喝彩,一本书,一只笔,一块黑板加上一个讲台就是老师们的全部装备。

  老师一个关切的眼神,一句温馨的叮咛,甚至一声严厉的责备,都成为学生刻骨铭心的记忆。一个个故事串起那些久远的回忆,当年稚嫩的自己、和蔼的恩师以及那些青葱岁月的记忆再次浮现在眼前。世界歌星帕瓦罗蒂年轻时既想当教师,又痴迷音乐,父亲告诉他:“你若想坐两把椅子,可能会从椅子中间掉下去,生活只能给你选择一把椅子。”都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其实不可能设计出人类的灵魂,但至少可以影响人们的心灵。因为为师者把文明带进校园,把微笑带给他人,把谦让带给大家,把诚信带给社会,为我们传道,授业,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