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林然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继续在电脑上修改文案。今天因为一份不合格的文案,她被比她小好几岁的上司劈头盖脸训了一顿,如果不是董树生当时敲门进去找她的上司有事情,Www.JiJiXiangShang.Com,年轻上司的怒火还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

  三十大几的人了,公司的老员工,还因为一个文案被人毫不留情地训斥,真是很难堪。可是林然忍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方面是因为到了这个年纪的她早就学会了隐忍,另一方面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文案确实做的有问题。其实林然一直是个认真的人,但是这几天儿子病了,她公司家里两头忙,文案就做得粗糙了些,有些地方有漏洞。

  年轻的上司勒令林然加班改出一个像样的文案,所以下班后大家陆续离开,只有林然到了此刻还在办公室忙碌。林然专心做着文案,居然没有听到有人慢慢走到她的身后。直到有样东西放到她的眼前,她才有些吃惊地抬起头,见是董树生,他正把一份打包好的面放在她面前,“饿了吧,吃点东西”,见林然依然面带吃惊看着他,董树生解释说自己回公司取东西,从楼下看到这层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就知道林然还在加班,恰好公司楼下的鲁卤面馆还开着门,他就买了一份来。

  林然的确饿了,而且鲁卤面是她的最爱,除了公司食堂,她中午在公司这边就餐的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鲁卤面。“可是文案还没有改完,今天脑子像浆糊,总是理不出个头绪”,她说。

  “我帮你看看”,他说。他原先也在林然她们这个部门,现在调去了别的部门负责,但是对林然手头的这点工作还是在行的。

  林然没有跟他客气,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了两年,她和董树生之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默契,都说同事之间很难成为真正的朋友,但是他们却经常不搀利益之心地互相帮衬。她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开了那盒鲁卤面,办公室里马上弥漫了一股面香,林然更觉得饥肠辘辘了,埋头吃了起来。

  等到林然吃完那碗面,董树生已经改好了文案,她看了看,很惊喜。在他的修改下,那个文案已经毫无漏洞,顺畅有条理,又有可行性。“我明天可以顺利交差了”,林然打印那份文案的时候说。董树生笑了笑,等着林然收拾东西一起下楼。

  他们一起走向公司外面的停车处,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但是两个人都步履缓慢,似乎都不急着回家。清风徐来,林然抬头看看天空,“今晚的星星真亮呀”,已经好多年不跟人说这种缺少烟火气的话,但是此刻在他面前说出来却非常自然。他也抬头望望星空,说:“是呀,前几天在野外露营,那边的星空更亮”。林然知道他喜欢户外运动,其实她也喜欢,可是因为太忙了,她很少出去。她说:“下次露营带我去”,“好呀”,他说。但是两个人都知道,这话只是说说而已,都是拖家带口的人,哪有可能单独约了出去。

  走到自己的车边,林然才说道:“谢谢你。”

  “别跟我客气”,他的笑容温厚。在淡淡的月光下,这笑容,不知怎地让林然有刹那的喝了酒似的微氲的感觉,这是一种很多年没有了的感觉。可是,也就是那么一瞬,林然就强迫自己恢复了平静,她冲他挥挥手,“明天见”,然后上了车。

  林然回到家里,孩子已经睡了,老公躺在床上,用手机看电子书。

  “孩子没再发烧吧?”,林然问。“没有”,老公看着手机说。

  林然洗漱回来,对老公说:“马桶该刷刷了”,老公“唔”了一声。

  林然躺下,老公边看手机,边说了一句,“明天中午你抽空去交一下煤气费,刚才刷煤气卡的人说欠费了”,林然“唔”了一声,觉得睡意袭来,闭上了眼睛。

  【二】

  公司组织去海滨城市拓展训练。林然有些恐高,在完成“天梯”训练项目的时候,她因为太紧张,脚抽筋了,蹲在地上冷汗直流。董树生蹲下来,递过一条毛巾,让她擦汗,等她好一点之后伸手扶她起来,他的掌心微微有些汗湿,很温暖,他轻轻说了一句:“别紧张,你可以的”,她在他的目光里看到一种信任和安全,他的呵护让她瞬间觉得她眼前的这些困难都有了意义。她后来顺利完成了任务。

  在后来的训练中,他对她一直有着别人不易觉察却无微不至的关照,有种微妙的感觉在两个人中间悄悄流淌,这种感觉温馨刺激又带来微微的不安,但是林然不得不说自己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